做幸福的老师 ——读陶妙如先生《做温暖的教育》有感
[ 时间:2016-10-25 9:40:22 点击: ]


湘江女儿多奇志,以文载道传妙音。如沐春风心感佩,陶然欲醉愿求真。

                                                         ——题记

读陶先生《做温暖的教育》一书,我一直被感动着,也深深被先生的境界所折服。

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希望做一个能影响学生一生的好老师。没有想过成教育家,是因为总觉得遥不可及,能成人师,无愧于心,于愿足矣。但要成为一个好老师,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二十年来,我一直在这条路上磕磕绊绊地前行,时而坚信自己,时而有所怀疑,因为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成绩啦,评优啦……总是要求急功近利,而“温暖的教育”又从来不允许急功近利,这就有矛盾了。庆幸的是,我对教育的热情一直未减。而让我充满热情的,正是我的教育对象——学生。

正如陶先生所说“是学生成就了老师”。工作第一年,在小学包班带四年级,那时年轻,以校为家,以班为书房,也不记得做了些什么令人感动的事,但却至今记得孩子们含泪捧上的一捧糖果,偷偷放在办公桌上的一捧草莓……十年后,我还收到当年的学生发自中国传媒大学的教师节贺卡:

“解老师,教师节快乐!或许您已忘记了我,但您却是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人。您就像一个温柔的大姐姐,照顾我,关心我。我最美丽最难忘的小学时光就是与您在一起的一年。您对我真诚地关怀我至今仍感动不已,生病时您焦急的模样我都铭记在心。虽然我已经忘记当时一起的玩伴,但对您,我却从未忘记过……

学生:惠娟”

这贺卡辗转数人递到我的手上时,我已到初中工作多年。或许就是在读信的那一刻,我的信念更加坚定了。我知道我能温暖孩子们的心灵,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快乐,更让人幸福的事呢?我明白了,能影响孩子伴随孩子的,是师爱。但是,仅仅有爱还是不够的。

陶先生说:“要让教育充满爱,我说这还不够,要让爱充满智慧。”而充满智慧的教育“应该温柔、平和且能持久”,那就只有“温暖”一词了,“自己暖和,别人感到温暖,这才是教育。”我想,能做温暖教育的老师,她的内心必然是充盈着幸福感的。

学生们总是给我诸多机会,让我成为一个有智慧的幸福的老师。初三的孩子,十五六岁,懵懵懂懂间,总喜欢带点暧昧,然后自以为谈恋爱了,结果总免不了劳心费神,自怜自叹,学业也是一落千丈。陶先生说她的计策是“将计就计”,我大约也是和她心意相通的。我喜欢找来两个所谓已经相互表白的人,把话摊开了来分析利弊,明确他们喜欢的是什么,为什么喜欢,这喜欢若是遇到对方的缺点怎么办,孩子们往往是以点带面,以为一好可以百好,一旦面临现实,大家就理智了好多。即使一直未调整过来的,当你把苏霍姆林斯基《致女儿的信》让他们再读读,把忠诚和责任再提提,大家也都分清了孰轻孰重。

一个女孩子上高中后写信给我:

“亲爱的解老师,作为您的一名学子,在此我要先表示我对您的感谢。

我明白,您教书育人那么多年,见过了那么多的学生,我在他们当中不算很好。但是,一位老师能教出桃李天下,一位学生一生却只能遇到几位老师,我或许只是您生命中的过客,您却是我一生的师长。谢谢您,不只是因为您传授给我知识,还因为您教给我道理。

一个学生,学习是首要任务。任何一个老师或是学生都将这句话烂熟于心,我也明白。但是,我还是没有把握住自己,对于这点,我对曾经劝导过我的您说句抱歉。我辜负了您的期望,您的信任。现在的我,还深陷泥沼,不能自拔。对不起,老师。我想,在我得到教训之前,我恐怕一直都要做个迷途小孩。对于这一点,我很愧疚,对不起,老师。但是我还是很感谢您,谢谢您愿意为我作出规劝,劳心伤神,谢谢您!

您的学生:普迎”

我回复她的有这样一段话:“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钟情,青年男女之间互相美化,互相吸引,双方都感到顺眼,舒服,以为这就是天长地久的爱情了。但是你要记得,只有优秀的你才能吸引对方的目光,假如一心陷入爱恋里,各方面落后却不自知,那么又如何保持对对方的吸引力呢?同样的,一个陷在爱恋里无法自拔的颓废男孩又如何吸引你的目光呢?倒不如把这份欣赏埋在心底,留作青春美好的回忆。若等伤过,悔之晚矣。”

一年后再打电话,似乎又是那个青春飞扬,无所畏惧的女孩子了。

一年又一年,不知不觉中,二十年过去了,当班主任的时间也长达十五六年,总觉得语文老师当班主任,有得天独厚的条件,那些清新隽永的文字里承载着多少为人处世的道理,又描绘着多少令人神往的山光水色,自然万物。我们相互交流,沟通,探讨,辩论……大雪纷飞时,我们诵读“北国风光”,也曾一问一答“白雪纷纷何所似?翩若蝴蝶舞空中;”春光明媚时,我们念着“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感叹韶光易逝,也曾探讨“生”与“义”的价值。

而今再读陶先生《做温暖的教育》,那些美好的片段一下子涌了出来,忽然间,那些曾经的失落与彷徨都不再重要,心中只余一片温暖。陶先生说得很对“教育不是急功近利的事业,而教育的对象大多却有些急功近利。怎样才能将这一矛盾智慧地化解呢?经过长久地思考,反复地感受,我觉得教育智慧应该温柔、平和且能持久”,那么,就只有“温暖”一词了。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的过程自有它的持久性、曲折性,做一个温暖的教师,把这份温暖播撒到每一个孩子身上和心上,你会觉得教育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也唯其如此,教师才会有幸福感。我很庆幸,在书中认识了湘江奇女子陶妙如先生,她的平和与睿智让我如沐春风,也更加庆幸自己未改初衷,一直努力做个好老师。我愿更多的老师一起来结识陶先生,一起做温暖的教育,让更多的同行成为幸福的老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和女儿走过的共读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