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田老师
[ 时间:2017-9-18 11:05:36 点击: ]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九十多岁的田伯稔老师为了抵御严寒,和自己有些精神障碍的儿子租住到了韦曲有暖气的老式单元楼里。老伴去世多年,孤苦的老人由于腿脚不便,很少与他人交流。老人每天最惬意的事情便是坐在阳光充足的阳台上,搬一把椅子浏览各种报纸。

有一天,民进西安市委看望老会员的新闻吸引了老人的目光,也引起了它悠远的遐思。那是一个已经有些遥远的红叶纷飞的秋季,意气风发的田老师庄严的加入了中国民主促进会,在他最敬爱的叶圣陶先生和最喜欢的冰心女士的感召下,他立下宏愿:要把自己全部的爱都奉献给学生的愿望。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转眼退休都快三十多年了,他和组织也失去了联系。“谁还能记着我呀!”他自言自语地说。不再清亮有些浑浊的眼睛不自觉地望向了窗外,远处有几个孩子在玩耍,大门口不时有人进出。但今天有几个人有些特别,手里还提着什么东西,不时停下来和进出的人交流,好像是在打听这什么,也许是谁家的亲戚吧。当这群人消失在他的视线后,他失神地望了望傻傻的儿子和空空荡荡的房子,眼睛顿时没有了光芒。

咚、咚、咚”有敲门声。

“会是谁呢?也许是女儿吧。可是女儿有钥匙呀!”老人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指点儿子去开门。

可是来的人并不是女儿,是陌生人,他一点都不认识,也许是走错了。正在这样想的时候,有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这是田伯稔老师的家吗?”

“你们是……”田老师疑惑的问。

“田老师,你好!我们可找到您啦!”田老师更加疑惑。

我们是民进长安工委的会员,代表区委统战部来看望您的。”工委主委张育青拉着田老师的手随即说。副主委肖忠让也抓住了田老师的另一只手动情地说:“我们可找到您啦!”

“哦、哦、哦……”老人表情复杂,有疑惑,也有诧异,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拉着两位主委的手,眼睛里竟有了泪花。看着老人抖颤的手和噙满泪花的眼睛,我们一行几人竟也忍不住哽咽了。

经过了半天的安抚,老人的情绪逐渐平复,才说:“你们怎么找到我的?我太想念你们了!”问话里有惊喜,也有不解。

说来话长。

惯例,每年春节前夕,区委统战部都会安排各民主党派慰问退休党派成员,民进长安工委在市委会的部署下还将寻找失联老会员与慰问工作相结合,多年来也在一直寻找田老师下落。由于田老师工作单位几经变换,退休时间较长,参与的社会活动较少,儿女也已退休,居住地方不断变化,寻找工作一直没有突破。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长安工委将寻找田老师的工作交给了他当年所属的西安旅游职业中专支部(原长安师范支部)。时任支部主任肖忠让发动自己当年的学生多方寻找,并到区民政系统查找高龄老人,终于了解到田老师仍然健在。但住在哪儿,还是无人知晓,线索似乎又断了。但肖忠让不放弃,后经多方打听终于知道田老师的女儿在长安区十三中工作,可是已经退休。颇费了一番周折后,终于知道女儿住在引镇乡下,但没有联系电话。怎么办?肖忠让就驱车直奔引镇街道办,在街办的帮助下才知道了老人女儿的电话。这才有了久别重逢的一幕。

老人听着寻找的经过,眼睛又一次噙满了泪花,哽咽地说:“我可见到你们了!”话虽不多,但却饱含深情,令人动容。

这时外面响起了阵阵炮竹声,快过年了,孩子们已经迫不及待的点燃了烟花。老人挂满泪花的脸上有了些许的笑意,皱纹似乎也舒展了不少。

“田老师,快过年了,我们给您带来了米面油还有食品,这是组织对您的关怀。我们长安工委全体会员祝您过一个幸福祥和的春节,更祝愿您健康长寿!明年,我们再来看您。”临别时張育青主委深情地说。

当我们起身告别田老师时,老人拉着我们的手是那样的不舍,那样的依恋。 这时是农历2014年底。不料第二年老人便与世长辞,这一别竟成永别。

田老师,一路走好!

 

                                          (长安工委    李慧芳)

上一篇:想念冰心
下一篇:浓浓民进情,藏汉一家亲